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少妇小说  »  【无限之淫神的诅咒】(81-83)【作者:abc123421】
【无限之淫神的诅咒】(81-83)【作者:abc123421】
字数:9487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第八十一章地下室的调教(二)

  千夏当然不信绘里奈的鬼话,但多次求饶无果,她也只能放松身体任由绘里奈玩弄了,毕竟与肉体强烈的欲望相抗争是一件很费神的事情,更何况快感的积累从未停止。

  她稍稍有些理解那些被强奸的女孩的感受了。

  放松身体,任凭快感在体内恣意流转,浑身暖乎乎的,其实这种感觉还是挺好的,千夏苦涩地想着。

  虽然看不见,但千夏可以感觉到,她的菊花又被一个肛栓紧紧塞住了,也不知道绘里奈到底想干什么。

  绘里奈想要做的当然是浇灌种子,好不容易种下种子,怎么能不让其成长呢。
  带着奇妙的笑意,绘里奈松开锁死肛栓外部透明导管的夹子,液柱迅速下移,很快便冲向肛栓中部的空心单向阀中。

  倒灌而入的清水很快就让千夏不安地扭动起来,她能感觉到一股平缓的水流不停地冲刷着她的肛肉,并逐渐涌向更深的内部。

  又过了一会儿,千夏已经感觉到肚子有些微撑了,终于再次开口喊道:「给我适可而止呀。」

  要求似乎得到了满足,千夏的菊穴终于不再被灌入清水了,可那个肛栓依旧牢牢地把手着菊门的关隘,不让任何清水逃出。

  而且更可怕的是,她感觉到了一种强烈的挤压感在她的菊穴内不断蔓延,就像无数颗珠子相互碰撞着。

  「什,什么呀?」

  千夏的肚子逐渐涨大,就如同吹气球一般,这让她有种恐慌感。

  「唔~」眼前的黑布突然被拉下,千夏眼前一片模糊,她不停地眨眼,适应着明亮的光线。

  等到视野明晰,千夏终于看清了站在她身前,双手环抱,好奇地盯着她的薙切绘里奈。

  但随后肚子中强烈的饱涨感迫使她低头观察,双峰之下,有一座高高隆起的山丘。

  她的肚子,已经与怀胎4 月的孕妇般同等大小了,而且菊穴内的挤压感依旧有增无减。

  「呜~快拔出来呀。」千夏哀怨地看着依然无动于衷的绘里奈。

  「再等等……弹珠树种应该还没完全破碎。」绘里奈悠然地回道。

  强烈地饱涨感已经让千夏无法忍受了,她憋红了脸,用力蠕动着菊穴,想要将肛栓挤压出去,可惜徒劳无功,反而累得自己气喘吁吁的,而肛栓依然紧紧地锁住她唯一的发泄孔。

  渐渐地,饱涨化作胀痛,即使快感只有痛感的一半,这也足足让千夏高潮好几次了。

  「呜~拜托……受不了了哇!」

  千夏急促地喘息着,身体难受地扭动,圆润的乳房也随之颤动,额头和脸颊密布汗水,不少粉色发丝零乱的紧贴其上,但最显眼的却是那突兀鼓起的大肚子。
  见到千夏似乎真的很难受,绘里奈终于莲步轻移,慢慢悠悠地走到千夏身旁,伸手捏住了肛栓的排气孔。

  「快,快点……」千夏催促道。

  「开始拔了哟。」绘里奈强调着,扭开气孔,随后握住肛栓边缘,向外用力一拉。

  「咿呀——!」一股水箭裹挟着几颗弹珠大小的球体从菊门喷涌而出,首次的释放便让千夏到达了一个小高潮,泉孔也再度失控,向外喷洒着透明的泉液。
  但这仅仅是开始,随后的每一股水箭都伴随着不少圆球从菊门喷射而出,并随着水流的渐渐低落,圆球的喷射依旧不停歇。

  「喔,真多啊。」绘里奈惊叹道。

  「还不是你……呜,又来了……」千夏哭丧着脸,菊穴用力,开合之间,一颗圆珠便再度喷射而出。

  「哇……还有,到底还剩多少啊。」伴随着千夏的抱怨声和绘里奈的嬉笑声,时间渐渐过去。

  半小时后,千夏的束缚被解开,绘里奈支起软倒的千夏,看着她那双诱人的黑眸间的黑雾终于消散,轻抚她的背部低声道:「真是辛苦呢,不过结束了。」
  结束了,什么结束?

  千夏不解,想要追问,但是迅速袭来的虚弱感与无力感让她很快就昏睡过去,等到她再度醒来时已经是落日时分了。

  ……

  「唔,这么说我突然晕倒了?」千夏躺在床上,双手轻轻拉扯着被子,望着坐在一旁表情淡定的绘里奈。

  「是的。」绘里奈轻轻点头,问道:「是不是太累了?」

  千夏撇了一眼绘里奈,脸色微微一红,将目光投向窗外,轻声道:「大概吧。」
  室内突兀地陷入无言的寂静。

  好一会儿后,绘里奈才起身,理了理散乱的刘海。

  「那,我先走了,千夏你…好好休息吧。」

  千夏注视着窗外,没有回应,只是微微点头。

  等到关门声响起,千夏才收回目光,伸手揉了揉自己的额头,自言自语道:「又是梦吗?」

  她想了想,又看了下自己的状态栏。

  【食灵】(第一阶段)

  「唔,就当是梦吧……」这样想着,千夏掀开被子,翻身下床,走向另一边侧的书桌,其上有一台关闭着的笔记本电脑。

  「好久都没放松过了的说……」带着愉快的笑容,千夏打开了电脑。

  网络总是迷人的,绘里奈带着晚餐来找千夏时,就发现千夏此时正死死地盯着屏幕,完全没有发觉她的到来。

  将餐盘放在桌边,绘里奈无声地走到千夏身旁,屏幕上显示的是某部不知名的动画。

  「千夏对这个很感兴趣么?」

  身后突兀的声音让千夏浑身一抖,扭头看去,却是不知什么时候就站在她身后的绘里奈。

  「诶,这个……」千夏支吾了一会儿,看着目光灼灼地盯着她的绘里奈,无奈地点点头。

  「先吃饭再看吧。」绘里奈并没有在意,将一旁的餐盘推到千夏面前。
  「呃。」千夏望着眼前十分晶莹剔透的白粥,眼神飘忽,有些犹豫。

  似乎看出了千夏的顾虑,绘里奈提醒道:「是十分正常的营养粥啦。」
  「是,是吗?」

  「是的。」

  千夏迟疑了一秒,便拿起粥旁的勺子,在粥中微微搅动几圈,舀起,轻吹口气,缓缓送入口中。

  一丝香甜在唇齿间逸散。

  身体仿若浸泡在温泉当中,周围尽是迷蒙的雾气。

  又吃了几口后,千夏放下勺子,不再品尝。

  绘里奈看着千夏的红润的面颊,奇怪的问道:「不好吃吗?」

  说罢便径直拿起勺子尝了一口,仔细咀嚼几下。

  「唔,涮过3 次的米粒,米香不足。熬煮时多放了一勺水,火候也差1 分。」
绘里奈眉头皱起,继续对千夏道:「的确差了点,我给你亲自做一碗吧。」
  千夏连忙摇头,拒绝道:「不用了,我吃饱了……」

  在千夏的再三否决之下,绘里奈只好放弃再做一碗的打算,与千夏继续闲聊几句后便端起餐盘离开了。

  千夏也终于松了口气,她与绘里奈的关系稍显复杂,但如果绘里奈再坚持下去的话,她也没什么办法了,不过这个世界的绘里奈的性格似乎不像原著里那样恶劣就是了。

  饭后自然是继续上网,千夏发现这个世界可是有好多她感兴趣的东西,至于任务,先搁置几天应该没什么问题吧,反正没有限时。

  这样想着,她很快便沉迷在这个同样五彩缤纷的网络世界之中了。

  第八十二章奇怪的转变

  还未到开学时间,清晨的远月学园显得有些冷清,但此时却有一位美丽的少女站在学园的大门口。

  坐在轿车中的绘里奈皱了皱眉,并不是因为这位美丽的黑发少女吸引眼球,而是这人挡在了轿车的必经之路上。

  她自然是去某个花了大价钱请她的星级餐馆试吃菜肴,之后她还需要继续研究新的菜品,或者陪着千夏,时间可被安排得满满的。

  司机连续按了好几次喇叭,穿着休闲服的少女才从沉思状态醒来,望向轿车。
  绘里奈只觉得周身一冷,仿佛那位少女正用某种奇怪的视线盯着她,但很快这种感觉便消失了,少女也向旁边平移了几步,让出了道路。

  轿车缓缓驶过,绘里奈也将那个奇怪的家伙抛在了脑后,她每天的事情那么多,哪有时间记那些与她无关的人和事。

  绘里奈眼中的少女此时重新将视线投向学园内部,有些苦恼的挠了挠头,低声呢喃了一句。

  「没办法了呢,抱歉了。」

  少女的眼神涣散,似乎刚刚经受了什么重大的打击一般,再次感受着学园中的诡异波动,转身离开了。

  ……

  今天亦是千夏十分重视的日子,因为她身上的诅咒又要发作了。

  【强效荷尔蒙】

  描述:引发周围生物内心深处的欲望(剩余时间:12小时)。

  将个人信息面板关上,千夏沉思了几秒后,做出了艰难而郑重的决定。
  「今天就在卧室玩一天电脑吧!」

  于是她带着愉悦的心情,再次开启了网络之旅,而她此时唯一的顾虑就是怕绘里奈突然来找她,但随着时间一点点过去,这个房间始终无人打扰,千夏也就慢慢放心了。

  绘里奈是晚上才来找她的,那时她还迅速撇了一眼状态栏,看到原来的诅咒图标消失了才将上锁的门打开。

  「晚上好。」

  看到站在门口的绘里奈,千夏打了个招呼。

  绘里奈没有回应,反而盯着千夏的身体上下审视着,之后更是直接伸手摸向千夏的脸颊。

  千夏脸色一红,后退了一步,问道:「怎么了?绘里奈。」

  绘里奈这才反应过来,低声嘟囔了一句后径直走进卧室。

  「素材?什么素材?」千夏疑惑的问道。

  「料理的食材。」绘里奈边答边走到床边坐下,拍了拍床沿,示意千夏坐到她身旁。

  千夏坐下后,绘里奈顺势就伸手搂住她的腰,让她身体一颤。要知道在她现在可是只穿了一件单薄的衬衫和紧身短裤。

  千夏试着扭动一下,却发现绘里奈的手臂如同钢筑般牢固,这次的轻微反抗非但没有取到效果,反而被搂得更紧了。

  绘里奈则慢慢凑近千夏的耳畔,吐气如兰,轻声道:「怎么了?」

  耳旁的柔风让千夏身体一抖,脸颊微红,身体泛起一种难耐的瘙痒感。绘里奈现在的样子给她一种十分怪异的感觉,难道她的诅咒还没有消失,不应该的啊。
  见到千夏没有反正,也不再抗拒,绘里奈手臂向上轻抬,张开五指便直接握住了千夏胸前的一座挺立的峰峦,顺时针慢慢揉动着,随即似嫉妒般笑道:「比我的要大不少呢,真是羡慕你。」

  「唔~」突然的袭击让千夏低吟一声,双手抓住那只作怪的魔手,抗拒道:「别……放开啦。」

  「别放开?」绘里奈的脸上泛起古怪的笑意,手掌的动作倏忽间变化起来,五指忽轻忽重地按压着那团软肉,而且随着五指的按压,似乎有一道道热流在乳房中碰撞激荡,让千夏急促地喘息起来,双手拉扯的力道也变得如幼童般无力。
  绘里奈始终观察着千夏的表情,见她似乎再也无力抵抗自己的侵略,这才伸出另一只手捏住千夏的下巴,将她的脑袋转向自己,用充满诱惑的声线道:「看着我~」

  那是一双明亮的紫瞳,而瞳孔中央似乎有星点在闪烁,吸引着千夏的目光。
  渐渐的,紫意开始消退,转变成另一种艳丽的鲜红色,如血如火,摄人心魄。
  「摄魂!」绘里奈在内心暗道,或许此时可以称他为龙月。

  望着千夏变得黯淡的眸子,龙月有些歉疚,但他有着必须这样做的理由,所以……

  「抱歉……」

  眉心隐隐作痛,那是千夏的潜意识在抵抗着,龙月揉了揉眉心,自语道:「还是快点吧,遮蔽的时间不多了。」

  这样想着,龙月从某处空间拿出一个银制项圈,打开后径直套上了千夏的脖颈,随后项圈闭合,开口处完全不见踪影。

  「抱歉。」龙月再次轻叹一声,随后按动项圈上的某个开关,伴随着一阵空间的扭曲,二人同时消失无踪。

  (脑洞一开,剧情爆炸!一路走好,我可爱的大纲,另外,龙月这个人是某兔子让我加的!)

  某个银色的空间,龙月与千夏突兀的出现在银白色的地面上。

  龙月恢复了自己原先绝美的容颜,将视线投向天空,大声喊道:「人我带过来了,把我的同伴们都放了。」

  声音在空旷的空间回荡了好几圈后,才见上空某处有古怪的黑雾渐渐扩散,很快就覆盖了半个空间大小,随后便有邪异的声音震荡般传出。

  「是吗?你可以离开了。」

  龙月再次强调着:「我的同伴呢?」

  「回去吧,你会见到她们的~」黑雾翻涌,带着古怪的笑声。

  龙月无力地轻叹一声,没有力量他只能任人宰割,看了一眼还处于迷蒙中的千夏,转身离开了。

  龙月离开后,银色的空间便陷入了寂静,但黑雾却翻涌得越来越激烈了,最后化作一声声快意的大笑声。

  千夏在朦胧中,似乎看见了无穷的黑色雾气在她的周身涌动,然后如恶虎扑食般狂野地涌入她的四肢百骸。

  即便是她周身泛起的微弱白光也再难阻止这种古怪的力量改造着她的身体。
  ……

  千夏清醒过来时,惊异地发现她似乎并不在卧室,而且双腿大开,身体异常虚弱,两腿之间更是酥麻无比。

  「嗨,这次的新人终于清醒了么?」埋头舔弄着千夏蜜穴的金发女性抬起头来,微笑道:「你好,我是莉娜。」

  「我们可都玩弄了你好几轮呢。」一旁传来的声音让千夏顿时心跳慢了几拍。
  欢迎声与连绵的快感齐齐涌入千夏的脑海,让她一时之间有些懵。

  她不是应该在食戟的世界么,现在是个什么情况?

  「对了,你的处女我们可没有弄破哟,毕竟是这次任务完成的关键呢。」莉娜再次抬头道。

  「……」

  「是不是信息量太大了?没关系,好好享受就行了,无知也是福气呢。」
  「那个……先放开我好么?」千夏试着并拢双脚,却被莉娜阻止。

  「啧,反正迟早要习惯的。」莉娜松开千夏,站起来走到一旁。

  千夏这才能并拢双脚,由躺变坐,脸颊泛红地看着周围两位古怪的女性,双手稍稍遮挡着自己身无寸缕的肌肤,勉强开口问道:「这里是哪里?」

  「这里啊,如果没有猜错的话,应该是黑兽的世界吧。」名为莉娜的女性轻笑道。

  「既然清醒了,那么就给你介绍一下吧。」莉娜望着千夏游移不定的眸子继续解释道:「旁边这位是我的伙伴,妮妮。」

  「至于你,很不幸的被选中了成为主角了呢。」

  「接下来一段时间请好好享受吧。」

  ……

  第八十三章兵临城下and娼都

  前言:剧情什么的早就忘光光了!所以……

  这里是【第二要塞】赫尔米特城,原本热闹的街区此时却空无一人,民众们纷纷走出家门,在中央广场集结。

  广场上早已是人头攒动,纷杂的议论声此起彼伏,而究其缘由,皆因此时的城外上万魔物整装而待,随时可能发动进攻,但要塞内的常备兵力却只有两千人不到,要塞岌岌可危。

  不过,黑之佣兵团的谈判使节却带来了一个不知好坏的消息,他们需要要塞方交出那个曾击杀他们佣兵团员的骑士长,只有这样,他们才会撤军。

  「怎么能如此轻易同意这样无理的要求!」说话的是要塞中的首席骑士,克里西亚。「况且,千夏大人当初是外来人,仍旧帮助我们击退了那些恶心的家伙,怎么能这样就背弃千夏大人。」

  克里西亚登高一呼,顿时就有了不少支持者,他们高呼着要迎击魔物,保卫要塞。

  但周围亦有人反驳道:「黑之佣兵团已经接连攻陷了第一、第三和第四要塞了,现在的七盾联盟几乎名存实亡,我们拿什么去抵抗城外的大批魔物?!」
  这一切都收入了千夏的眼中,而站在她旁边的,就是她的贴身侍从,莉娜和妮妮。说是侍从,其实她们大概就是防止她临阵逃跑吧,视线时刻都盯着她,但她怎么会临阵脱逃呢,既然是任务要求,她当然会努力完成。

  不过千夏之前发现自己的能力似乎被某种古怪的力量封印了,现在的她大概只剩下良好的身体素质了。

  其实千夏一直疑惑的一点是这里是否仍在主神空间,毕竟她被怪异地丢到了这个世界,但主神具有的功能这里也一应俱全,让她十分不解。

  而且她的脖子上还被套上了一根项圈,虽然其他人好像看不见。同时主神的任务说明也变得分外露骨,与曾经的含蓄完全不同,难道说还存在多个主神,之间还有着竞争关系?

  脑海里转动着诸多念头,千夏抬头望着碧蓝的天空,内心一阵迷茫。

  周围人们的议论与辩驳似远似近,千夏深吸口气,不就是角色扮演么,她当初玩的那么多游戏可不是白玩的,现在需要她扮演的不就是个为民众献身的傻骑士长么。

  虽然她始终觉得这种人很傻很天真,落到反派手里肯定会沦为玩具。但……千夏撇了旁边一眼,如果她不同意的话,大概会被这两人绑起来送出去吧。
  此时的千夏身着银白色的骑士铠,虽然她觉得十分暴露,因为除开那银制的肩甲、臂铠与腿甲外,只剩下那完全无法遮挡纯白内裤的蝶翼状裙摆与露出一半乳肉的蓝色胸甲了,这套装备色情与凛冽俱在,银制的部分在阳光下熠熠生辉。将粉色长发撩动指肩后,千夏手持长剑,向前踏出一步,就要准备振臂高呼。
  「这个动作好像太中二了……」心念一转,千夏平举长剑,高声喊道:「静一静,大家先静一静。」

  站在广场中央,千夏环视着周围遍布的人头,与此同时,纷杂的议论声也渐渐低落下来。

  「虽然我是外来之人,但我也绝不希望看到战争的火焰蔓延至城内,你们每一个人的生命都是宝贵的、独一无二的,我不希望大家的生命失去得毫无意义。」
  似乎角色扮演得入了神,千夏的语气变得低沉起来。同时,城外也似配合般响起连绵的号角声,预示着敌人已经准备进攻了。

  「所以,我同意你们的要求。」千夏放下手中的长剑,走到一旁的某位粽发鹰钩鼻的男人面前,傲然道:「走吧。」

  从之前的对话与议论中,千夏了解到,这个男人就是黑之佣兵团的使节—希克斯。

  之后便是一幕幕或阻劝或愤慨的言情小剧场了,对此千夏并未在意,因为这件事是她必须要完成的任务之一。但千夏也并未意识到,她对完成任务的执着稍显怪异。

  前往娼都的路上,千夏没有被捆绑起来,而且也没有同行之人对她动手动脚,虽然她都做好心理准备了的,不过听周围的抱怨声,大概是他们的团长禁止他们乱来吧。

  而千夏的另一个任务,便是刺杀黑之佣兵团的团长—沃尔特,至于到时候如何刺杀团长,千夏表示,如果她的能力还在的话自然一刀了事,现在嘛,随机应变吧。

  ……

  娼都,原名黑之城,被黑之佣兵团攻下后,作为建国的都城,并改名娼都。而其国王,也就是黑之佣兵团团长沃尔特颁布的第一条法令,就是【侍奉国家】条约。

  【侍奉国家】:用生活在这个国家的所有女性的身体勤勉地服侍来访这个国家的所有男性的全部欲望,让他们得到满足。

  这样的都城自然充满着淫糜与欲望,是男人的天堂,女子的地狱。还未进城,千夏便能嗅到那股糜烂的荷尔蒙气息,还有那飘散在空气中的绵绵呻吟。

  而在这时,六位忍耐多时的佣兵成员将千夏团团围住,脸上还带着淫荡的笑容。

  一路上千夏始终放松的心神终于再度紧绷起来,她眉头微皱,单手护胸,但那一道道热辣的视线仿佛透过衣物与手臂扫视着她的胴体。

  「你们……想怎样?」千夏忍不住问道,不过内心大概有了猜测,难道一路都忍耐下来了,这些人在到达终点时终于忍不住要释放兽性了么。

  不知为何,仅仅这样联想一番,便有一股令她心神颤栗的快感油然而生,原本冷傲的眼神变得水润,脸颊也泛起红云,更让她羞耻的是蜜穴内开始聚积的蜜液,使她有一种想要夹紧双腿的奇异感。

  「我这是……怎么了?」内心泛起奇怪的疑问,千夏使劲眨了眨眼,将脑海里古怪的念头抛却。

  「想怎样?」千夏唯一面熟的希克斯笑道:「我们就是想看看你裸体而已。」
  「那么,现在是你自己脱,还是让我们来帮你脱。」希克斯紧紧盯着千夏羞红的俏脸,随后似乎想起什么似的,嘲笑般地解释道:「不要误会,这是我们国家的第二条条约,城中的女性是不允许穿着任何衣物的,除非是特别定制的那种。」
  千夏对此自然是一无所知的,她所知道的,仅仅只有【侍奉国家】这一条而已,不过得知这样邪恶的法令她也不算意外就是了,毕竟能颁布如【侍奉国家】这种法令,可想而知沃尔特是什么样的人。

  当然,千夏现在面对的首要问题是,她需要在大庭广众之下赤身裸体。
  感受着周围道道淫邪的视线,千夏稍稍犹豫几秒后,毅然道:「我自己来。」
  佣兵们发出了哄笑,纷纷催促千夏快点脱。

  不再迟疑,千夏将身上那一件件配装解下,伴随着周围愈来愈灼热的视线,千夏的动作并未减缓,但身体却自发地泛起可爱的樱色。

  随着最后的内裤被她褪下,在佣兵们惊异的眼神中,那片无毛地丘陵彻底暴露在他们眼中。

  「喔喔喔,白虎小穴呢。」有人惊叹道。

  「奶子也很大,我一只手肯定握不下。」亦有人注意到千夏那丰硕的乳房。
  「不知道插进去感觉如何,很期待呢。」

  「腿也很漂亮诶。」

  佣兵们对千夏的裸体评头论足,一句句毫不遮掩的污言秽语让千夏羞耻地并拢双腿,用手遮挡着自己的私密部位。

  千夏浑身桃红的可爱模样让几位佣兵都忍不住抬起了手,似乎想要触碰这块无暇的美玉,但团长的命令还是让他们放弃对千夏上下其手,艰难地扭过头去继续往城中前进。

  如同不同世界的分界线,走进城门的瞬间,原本似真似幻的呻吟声霎时间变得真实起来。但与千夏心中幻想的那种淫乱随处可见模样不同,似乎城内有着完善的规则,虽然娇媚的呻吟声在各处回荡着,但千夏真正看到的却只有一两处集群似的淫乱场所。

  「对那里很感兴趣吗?」希克斯嬉笑着指着不远处的一堵白色墙壁,在那里,呻吟声的频率与声响是最大的。

  「那里是义务之墙,城中的所有女性每月都需要在那里为城内男性义务服务三天,是城中最热闹的地方呢,毕竟多数优质的美女都被独占了呢,那里大概是唯一可以肏到她们的地方。」

  就如同希克斯所说的,千夏完全被眼前的这幅淫乱场景震撼到了,长达百米的白墙,但比墙上的白漆更显眼的却是一个个显露在外的白花花的屁股。上百位女性的腰部与手腕被紧锁在墙内,而她们身后,是一个个男人不停挺动着腰部,冲刺着,用狰狞的肉棒贯穿她们最为娇嫩的蜜穴,甚至是更为紧致的菊门。而这一切仅仅是墙壁一侧的情景,在另一侧,想必她们被迫吞咽着这些男人们那恶心的肉棒,用柔嫩的香舌抵抗着硕大的龟头,然后在男人们猛力地插入中不停干呕却无能为力,最后只能无奈地接受那一道道激射而出的精华吧。

  千夏的脚步放缓,遮挡胸部的手臂更用力似的挤压着圆润的乳峰,而在手臂之下,却是已然悄然挺立的两颗红豆,蜜穴也因而更为湿润了,如果此时被人伸手进去探索,蜜液一定会顺势流下吧。

  「唔,什么啊……我到底在想些什么啊?好奇怪……」千夏微微摇头,强迫自己不去联想,同时悄悄撇了眼周围的佣兵,见他们没什么异样,赶紧快步离开这个淫乱的场所。

  而佣兵们则相视一笑,也不多话,带着千夏继续前行。

  城内的构造千夏有心去记住,这有利于她刺杀成功后的逃亡,但这一路上碰到的无数男男女女却让她的这项工作进展缓慢。

  男性见到千夏自然移不开脚,这样美丽的女性在城中可不多见,仅仅是欣赏就足够他们好好的撸一发了。

  而女性则是与千夏羞涩地对视一眼后便低头快步离开了,也许是因为千夏的美貌,但最主要的大概还是她们都是身无寸缕吧。

  赤裸着步行了许久,千夏终于来到了一座辉煌的宫殿内,周围的人也渐渐增多,嘈杂的议论与评价让千夏微微低头,不去看他们可恶而淫邪的嘴脸。

  不过十几秒后,殿内迅速地安静下来,于此同时,沉稳却不失魅力的男音响彻宫殿。

  「你,就是那个击杀我们团员的罪奴,千夏么?」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夜蒅星宸 金币 +9 转帖分享,红包献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