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都市激情  »  【肉弹三部曲】(01)【作者:令狐神逸】
【肉弹三部曲】(01)【作者:令狐神逸】
字数:7076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一)闺蜜的诱惑

  我的名字是丁怡萍,29岁,半年前结婚,现任专业主妇,有个收入不错、有点色但专情的英俊老公,住在隔音很棒的高级公寓,大学时代的死党也常常过来串门子,家庭友情都美满,生活安逸美好。

  但是,最近有件事情让我挺困扰的……

  「萍萍,在发什么呆?」

  我回过神,看着「又」跑到我家吃饭的死党,慈慈。

  我皱起眉头,看着她的V领上衣问:「你这几天来我家,都穿这种露乳沟的衣服,不怕引来色狼吗?」

  这可不是开玩笑的,慈慈身高只有148公分,却有一对几乎达到G罩杯的大奶,加上笑起来意外可爱的小脸,学生时代可是知名的「童颜巨乳」,落单当然要多注意。

  「其实我出门都有穿大衣,看不出身材的。」慈慈露出甜笑,又说:「不过这个礼拜还是遇到两次色狼,一次在公车上,一次是昨天从你家离开,巷子里碰到。」

  「什么?」我被吓到,连忙抱住她问:「没事吧?他们有没有对你……」
  「放心啦,昨天那个暴露狂以为我会吓到,结果小鸡鸡被我踢到,我跑走的时候还看到他在地上哭,以后应该不敢再来了。」慈慈回抱我,用甜美的声音说着很可怕的话。

  差点忘记,慈慈虽然看起来可爱,但行动可是超凶暴,区区色狼还真的很难对她怎样。

  「没事就好。」我松了口气,想了想,还是多念了两句:「既然遇到一次了,怎么还穿这种衣服去碰第二次?欣怡生气了怎么办?你一直跑到别的女生家,她都不吃醋?」

  欣怡是慈慈的女朋友……对,慈慈是同性恋。

  我也曾与慈慈交往很长时间,但后来发现自己是双性恋,而且老公的温柔与大鸡巴都比较吸引我,最后选择跟老公结婚,欣怡则是在我结婚一个月后,慈慈才找到的新伴侣。

  「我们上个月底分手了。」慈慈收起笑容。

  「呃……」我愣住,不知道该说什么。

  「她劈腿,跟一个男的开房间好几次,最后跟我摊牌,然后就搬走了。」慈慈的声音听不出情绪:「男人的鸡巴,真的比感情重要吗?比我舒服吗?」
  「这个……」我就是第一个因为男人跟她分手的,怎么有办法回答她?
  不过我老公的二十公分大肉棒,加上一晚三次,每次起码半小时的强悍性能力,应该也不是一般人比得上的?

  慈慈也不等我回答,忽然又露出甜笑说:「总之,因为房子剩下我一个人住,房租变成我全包,那超贵的……所以在找到新家之前,这边可以给我住吗?」
  「耶?」我又愣住,过了几秒才听懂她说什么:「虽然我很欢迎,但我老公可是好色的异性恋耶,万一他对你产生兴趣怎么办?」

  「放心啦,我对你老公没兴趣,而且不会住太久,应该也不会跟他独处,他想强奸我都没机会。」慈慈想想又说:「真的会怕,你等他出差回来以后,每天都把他榨乾,让他鸡巴抬不起来就好啦?」

  听她说的这么豪放,我脸都红起来:「慈慈,讲过很多次,说话不要这么直接……」

  「他说话才直接咧,上次还跟我讨论用什么姿势来玩你才最享受。」慈慈拿出手机,递给我说:「上次加他的LINE,故意传一张乳沟照给他,看他是不是够专情,结果他居然说不够色,还放你被干的照片来气我……」

  「真的假的?!」我大惊失色,看他们的对话纪录,居然真的有我的裸照,后面还讨论起各自的经验、喜欢的体位跟调教过程……这个笨老公!

  「看吧,他说对小肉弹没兴趣,你这种身高一百七、淫叫够浪、皮肤又白又嫩的F罩杯才是他的菜,百干不腻……」

  「闭嘴,不准再说!」我的脸涨红起来,两腿间也开始有搔痒跟潮湿的感觉……都是老公没事玩什么调教游戏害的!

  「所以我明天租约到期,直接搬来住这边的事情,没问题吧?」慈慈偏着头,用天真的笑容问。

  慈慈在这种地方总是特别可怕……我只能说:「可以,但是不可以跟我老公讨论有关我的话题,还有,回答我一个问题。」

  慈慈笑的更甜:「好哇,什么问题?」

  我迟疑了一下,还是把这个困扰许久的问题问出来:「慈慈,你……是不是还对我有兴趣?」

  「当然有啊。」慈慈非常乾脆的承认:「萍萍只是没自信而已,你皮肤比我白、胸部比我大、个性可爱,叫声又那么淫荡,就跟你老公说的一样,百干不腻……当初可是你甩了我,我可没有说过不要你。」

  一边说着,慈慈起身走到我面前,用手摩挲我的脸颊,用诱惑的语气说:「老公出差一个礼拜,这几天只能靠自慰,很难满足吧?」

  这种时候,我应该要从椅子上站起来,用力推开慈慈,来证明我对老公的忠心……但我做不到。

  结婚半年来,老公总是有许多新花样来增进情趣。裸体围裙、制服变装早就玩腻,而后来开始迷上调教游戏的他,更展开「体质淫荡化计画」。

  比如要我被干的时候放声淫叫、说出各种下贱的话来助兴,还会反绑我的手脚后播放A片,让我被欲望逼到求老公插我的小穴止痒……

  久而久之,我的体质真的变敏感起来,光是刚才几句话,就让小穴开始氾滥,如今被慈慈直接触摸,被摸到的地方就像被烫到一样……

  我下意识张开了嘴,慈慈竟然直接吻了过来,小巧的香舌探入我的嘴里,彷彿侵略者一般,来回舔弄着每个地方。

  我试着用舌头反抗,却反而被她缠住,慈慈不时还用力吸走从我嘴角流出的口水,那「滋滋」的声音,使我的身体越来越无力……

  「嘟噜噜……」

  关键时刻,手机的声音忽然响起,把我从迷茫边缘拉回来,我立刻推开慈慈,抓着手机躲回房间。

               *****

  跟老公甜言蜜语之后,我又在房里待了半小时,期间小小的自慰了一下,抒发欲望,坚定自己的心之后,我才推开房门,走进大厅。

  本来以为慈慈应该会扑上来或准备某些手法诱惑我,让我没办法把她轰出去,结果大厅居然空无一人,我又看了看周围,才听见浴室里传来水声。

  虽然这间高级公寓的隔音很棒,但只有浴室完全没加装隔音器材,一放水就听得清清楚楚。想想也对,慈慈刚刚这样挑逗我,她自己一定也湿透了,半小时等不到人,把自己洗一洗也是很正常的。

  我坐在客厅思考着,当初毕竟是我背叛了慈慈,跑去跟男人睡觉,最后还甩了她,可以和平分手,搞不好也是慈慈的体贴……想到这里,我的怒气也消失了,无法再狠下心把慈慈踢走。

  正等着慈慈洗完澡,跟她约法三章,却注意到水声中参杂了某些奇怪又熟悉的声音?

  「喔……嗯……哈啊……喔喔……」

  我耳根子又红起来,曾经交往这么久,哪听不出这是她在自慰的喘息声?
  十分钟后,喘息声才消失,又过片刻,只披着一件浴巾的慈慈才走了出来,看着我说:「你们家浴室很棒耶,而且没有隔音……我高潮的声音你都听到了吧?」
  「慈慈……当初毕竟是我伤害了你,所以你要胡搞我没关系,但是等我老公回来,就不可以这样啰。」我无视自己的小穴又开始氾滥,硬是板着脸,用说教般的语气讲话:「万一他真的想强暴你,我可没把握阻止他,到时候你受伤了怎么办?」

  「萍萍是怕我受伤,还是家庭破碎?」慈慈笑着问。

  「当然是怕你受伤啊!」我想也不想地回答,毕竟老公很爱我,而且……就算他真的劈腿了,我恐怕也没把握能下定决心跟他离婚。

  慈慈的表情有点感动,过了片刻才说:「好吧,看在萍萍这么在乎我的份上,今天就不想办法强暴你了……我要睡觉!」

  说完,浴巾一丢,慈慈抓起自己带来的包包,一溜烟跑进我跟老公的房间。
  「慈慈!」我大惊失色,连忙跟着跑进去,却见慈慈已经钻进被窝,连头都不露出来,隔着棉被说:「这么大的床,让人家睡几天又不会怎样!」

  这张床是特别订制,体积有一般双人床的两倍大,加上我怕冷,事先铺了好几条棉被,的确不怕她翻身压到我或抢棉被,但是……

  「床是不会怎样,但我怕你会对我怎样!」我试着扯开棉被,却扯不起来:「我不可以对不起老公啦!」

  「那就这样……」慈慈忽然钻出来,拿起床边好几个抱枕,在床中间排成一排:「这是界线,如果我摸过去,我就立刻离开你家,然后也不搬过来,这样放心了吧?」

  慈慈虽然坏,但不喜欢撒谎,而且我也没力气把快六十公斤的她拖出去……只好说:「那就说好啰!」

               *****

  毕竟时间也不早了,我答应她之后,洗完澡就回到房间,要在界线的另一边睡,不过进房时,发现慈慈居然在大床附近旁边,如架子、衣柜等地方,放了足足八个……精油蜡烛?

  慈慈躺在我老公平时睡的枕头上,对我眨眨眼,说:「这个听说有放松的功效,重点是看起来很浪漫,免费试用,没烧完都送你喔。」

  「你花样很多耶。」我没好气的应了一句,其实倒挺喜欢这种风格。躺下之后,像普通闺蜜一样,两人隔着界线,聊着睡前的悄悄话。

  聊着聊着,我才知道慈慈对我家超大的卧床一点也不意外,是因为跟老公早就聊过,老公还大力推荐这间特别加大的卧室,以及适用各种体位的好床……连那堆抱枕是拿来辅助体位的事情都说了!

  「那个大变态,居然把房事都说出去!」我有点生气。

  「其实也还……还好啦。」慈慈的声音忽然变得有点怪,又说:「至少他只跟我这个『前辈』说过玩你的经验跟方法,而且目的是想借我的经验,让你更舒服……比那个公车色狼好多了。」

  「公车色狼?」我愣了一下,这才想起慈慈说遇上两次色狼……我以为都是被踢老二的暴露狂,原来不是?

  「我坐客运回去的时候,遇到一个挺帅的变态。」慈慈的声音听起来不像在抱怨,接着又说:「他知道我要搭很久之后,居然欺负我在窗边逃不了,乱摸乱舔,还抠我的小穴……」

  「居、居然吗?」我的呼吸在不知不觉间急促了起来,明明是好朋友被欺负,却无法生气,小穴也自动的湿润了起来,乳头更开始微微凸起。

  然后我才注意到,慈慈一边描述自己怎么被揉胸指奸,又怎么反抗时,藏在棉被里的身体,也出现诡异地扭动。

  「就、就一直到我……哈……哈啊……帮他打出来……以、以后……喔喔……」慈慈的扭动越来越激烈,我的小穴也越来越痒,回过神时,手指早就伸进内裤里面。

  我勉强保持理智,试着让慈慈冷静下来:「慈慈,我们说好的……」

  「对……说好不能越界……可是我可以自慰,还可以这样!」慈慈忽然扯开棉被,把全裸的身体暴露在我面前,还分开双腿,让我看见她插进小穴里的假阳具。

  慈慈右手抓着假阳具,左手胡乱抓揉那对F罩杯的大奶,乳波荡漾之间,还发出放浪的淫叫:「喔、喔喔……好爽、爽翻了……小穴要插满、更深……顶到子宫口了……哈啊……奶子也好敏感……喔喔……」

  随着慈慈抽插的速度越来越快,「噗滋」、「噗滋」的水声也越来越响,我的手也忍不住伸进小穴里面挖个不停,但也许是手指没有假阳具那么大,也不敢掀起棉被放胆自慰,只觉得小穴越抠越痒……

  「啊啊……要、要来了……啊、啊啊……高、高潮了啊啊啊!」慈慈的腰忽然剧烈抖动,发出高声尖叫、拔出假阳具的同时,小穴居然喷出一大片的水,随即整个人像虾米一样卷曲起来,不时还微微颤抖。

  看见慈慈潮吹的画面,我整个人简直失去思考能力,直到慈慈恢复体力,戴上过去用来插我的「腰带式假阳具」时,我才发现自己早已将棉被掀开,两眼直勾勾的盯着那曾经无数次把我送入高潮的性爱玩具。

  「想要高潮的话,爬过来。」慈慈打开电灯,还带着高潮余韵的她,用无比魅惑的语气说着:「约好是我不过去,但是你过来的话就不算啰。」

  「不、不可以……」我跪坐着,一手捏住阴蒂,另一只手伸进三根手指,却难以止痒,只能用仅剩的理智挤出话来:「我也可以自慰到高潮……不能……对不起老公……」

  「既然这样,只好由我来拯救你了。」

  慈慈站起身向我走来,我却已经无力逃走,只能说:「这……这样是违、违约……我、我要把你赶出去……」

  「交往这么久,我还不清楚你吗?」慈慈随手一推,我已经瘫倒在床上,她轻易分开我因沾满淫水而无法夹紧的大腿,让假阳具对准我氾滥的穴口:「不管多生气,只要干到高潮,就什么都没关系了呢。」

  说完,腰肢一挺,「噗哧」声响,假阳具已经塞满我飢渴的小穴。

  「喔喔……插、插进来了……」我明明是在悲鸣,却连自己都觉得这是满足的叹息。

  慈慈压在我身上,笑着说:「百干不腻的大肉弹,现在要被前女友强奸了,高不高兴啊?」说着,腰又动了几下,让那根几乎跟我老公一样粗的假阳具不断抽插、深入,我的小穴几乎要麻掉了……

  「你……你那精油……嗯啊……」我一边喘息着,一边说:「有……啊啊……喔……加、加药……」

  「其实只是让人变敏感的东西而已,毕竟我没那种管道,而且要诱奸一个被老公调教后闲置的女人,哪需要什么猛药?」慈慈抽插的速度越来越快、越来越深:「插这么深,假老二亲到子宫口了吧?」

  「唔……哪、哪有……哈、哈啊……」我努力忍住娇喘,坚持着说:「快、快住手……」

  「好喔。」慈慈忽然说,然后抬起双手,停止扭腰抽插我的行为。

  明明是推开她的机会,我却只觉得小穴一阵空虚,随之而来的,是前所未有的麻痒感,小穴的飢渴在瞬间冲上我的大脑,腰反射性的往上挺,而小穴重新传来的充实感,也让我忍不住又发出娇喘。

  「看吧,你的身体要我继续干,我可不能停。」慈慈笑着伸手,用力抓揉我的一对奶子,腰肢更高速挺进,每一次都插到最里面,然后才拔到几乎出去的地步,重新用力挺进。

  「啊……啊啊……不……不要……好深……好深……啊……啊啊……」我发出几乎哭叫的呻吟,身体却没有办法抵抗这久违的刺激,每次用力的挺进,就像小穴被电击一样,爽到我浑身无力,敏感的乳尖又被她用力捏住,简直浑身发麻。
  「在跟老公的爱床上,被其他的人压着猛干,还叫成这样。」慈慈越干越兴奋,抓我奶子的双手,力气大得像是要抓坏我一样,抽插越来越快:「太太,爽吗?」

  「才、才没有啦!」我忍不住哭了出来,但眼角的泪滴还没滑落,又忍不住逸出诱人的呻吟,腰更不住的迎合慈慈的抽插。

  【我、我好淫贱……】我忍不住这样想着。

  「快说,说我插你的技术比你老公还好,比那个烂男人的东西更爽!」慈慈就像发狂一样,喊着:「不说,我就不继续插,带着所有自慰道具走人!」
  「不、不行!」我想也不想的喊出来,久经调教的小穴没办法承受刚刚那种飢渴,我需要有人让我高潮!

  「那就说啊,以前明明都会放声喊的!」慈慈又叫。

  「爽,真的好爽……」我无法抵抗来自小穴的满足感:闭着眼睛,充满背叛感的喊出来:「慈慈的技术比我老公还好,插得我全身无力,超爽的!」

  「说得好,这是奖励!」慈慈大笑,随即重重一插,同时也打断我最后的的理智。

  我两手抓住床单,完全顺从欲望,随着性爱的快感,本来说不出的低贱淫语也脱口而出:「啊……啊……爽…爽…啊……不、不行…啊……要…要泄…啊啊……好爽…啊…啊……」

  慈慈吮吸着我的双乳,一边用舌尖刺激我的乳尖,又说「以后我们三人同居,你晚上被老公干,白天被我干,高不高兴?」

  「高、高兴……一整天……都插满……」我完全放开之后,老公以前的调教成果,完全在此时展现:「啊啊……爽、爽啊……不、不行……啊……要、要泄……要泄了啊啊啊!」

  我彷彿全身都被电击,高潮到整个人失神,隐隐约约,小穴里一阵滚烫,让我又迎来一次小高潮。

  「怎样,高潮很爽吗?」慈慈抚摸我的脸颊,一边取下假阳具,还让我看假阳具的龟头:「这东西是新产品,可以由我控制,射进储备的润滑液……有没有被内射的快感?」

  「有……好、好舒服……」我浑身无力的说:「害我……又、又高潮了一次……」

  慈慈俯下身,用先前让我差点沦陷的吻功,让我几乎窒息,而当我们双唇分开的同时,又是一根假阳具插进我的蜜穴,而慈慈也在同时呻吟了起来。

  我抬头一看,才发现插我的东西又换了一根,是我们过去很爱用,能同时插进彼此小穴的「双头龙」。

  「这次我们一起动,一起高潮。」慈慈握着双头龙的中段,看着我说。
  而我的回答,是把腰挺起,让另一段更深入慈慈的淫穴里。

  「好喔,最后一次比赛,看谁先高潮就输了!」慈慈也不甘示弱,用力反击,很快的,两人放浪的淫叫传遍整个房间。

  「啊啊……舒、舒服……啊啊……好、好爽……啊……天、天啊……」
  「嗯……不要……这么深……啊啊……慢、慢点……嗯啊……会、会高潮……」

  「啊……不行了……饶了我……啊……不要插了……啊……小洞洞要坏掉了……饶了我……啊……」

  「要、要高潮了……喔、喔喔……停……不、不要要受……嗯啊……不了……喔……不要……喔喔……」

  最后,我们两人同时尖叫一声,强烈的高潮快感席卷而来,让我们一时连站都站不起来。

  「这、这场就算平手吧。」慈慈喘着气坐起来,拿起装满情趣用品的包包:「要来第二回合吗?」

  听见这句话,我的小穴又收缩了两下,混合着润滑液、淫汁的黏液从穴口流出,而我对老公的歉疚感,也随之流去……

  「今天一定要让你高潮到哭出来!」

  这场淫水飞溅的激战,算不清干了多长时间、换了多少体位、彼此又高潮、潮吹了几次,只知道当我们都累到无法动弹时,床上到处都是我们高潮、潮吹与失禁的痕迹……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夜蒅星宸 金币 +8 转帖分享,红包献上!